印度神片,这种外星人题材,花式的反类型片!

传统外星人题材的电影例如《ET》《独立日》《世界大战》,大多以科幻、惊悚、猎奇为卖点,观众的观影期待与到大马戏看奇珍异兽表演的时候没什么不同。

2015年与《我的个神啊》同档竞争的《复仇者联盟2》虽说并不是外星题材,但其核心卖点依旧逃不脱特效打斗、流量明星。

可以说不论是在同类题材的影片中,还是同期上映的电影中,《我的个神啊》都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特立独行者,它除去了商业片的铜臭气,在把叙事做扎实的基础上,进行了极有价值的思想探索。阿米尔•汗凭借这部影片再度印证了他“印度良心”的头衔当之无愧。

“平庸”又不简单的外星人PK

作为一部非典型的外星人题材影片,导演甚至干脆舍弃了在塑造外星人PK时,将其奇观化的任何可能。

于是观众们在银幕上看到的PK就成了一个长着一对招风耳,眼睛瞪大似铜铃,身材异常壮硕,跑步时手臂僵直的人类而已。相较于中圆肚皮长脖子大脑袋的ET、《第九区》中的“虾人”、《降临》中的“七肢桶”、《阿凡达》中的纳美人和雷德里斯科特的“异形”,PK一定是最没特色的外星人了。

但这绝非制片方资金不足或主创人员缺乏想象力。事实上,如此“类人化”的外星人设计会使得我们在观影时,更容易将自身的情感顺利地带入到PK身上。但PK的外星人特质却并未被完全抹杀,而是全部被内化到了其性格、能力和世界观上。这样,PK在影片中时不时地偏离常规的言行就又总是会让让观众产生突如其来的陌生感。

这样一来,PK形象就会在观众心中投射为一个“巨大化”的人类“婴孩”。所以他的名字“PK”在印度语里是“醉汉”的意思,一个整日风言风语、举止荒唐的人不是醉汉又能是什么呢?

PK的身体的形貌和各项机能都与成人毫无二致,但唯一区别就在于他对人类社会的一整套运行法则完全无知。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影片中时不时发出的对某些人们习以为常现象的质疑,才愈发地引人深思。导演的最终目的,是通过展现PK的地球之旅来引领观众对自身所处的世界进行全面而深刻的反思和追问。

但这种追问和反思的主题又通过导演设计的“三个追寻”的叙事结构,巧妙地隐藏于层层递进的故事之中,丝毫不显得生硬、做作。当电影落幕,观众们会惊奇地发现其关注的焦点已经从“PK”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PK来到地球总共六年。这六年期间PK先后被三个目标引领向前,一刻都未能停歇。这三个目标就是归家、寻神和求爱。

归家之旅

PK的飞船降落在印度的一片荒芜的平原之上,身为地球调研员的PK第一次踏上这里的土地,浑身上下不着片缕,唯有胸前的飞船控制器有规律地发出奇异的绿光。

当他试图向他见到的第一个人类进行友好交流的时候,后者就将他的控制器抢走,导致PK再也无法呼叫飞船返回母星。于是,PK就开始了他的归家之旅。要想找回控制器就得打扮成人类的样子,学会他们的语言并了解他们的社会。

PK另辟蹊径,从停在荒郊野外和偏僻街巷的“跳舞小车”里找到了衣服和钱,获得了生存下去的基本物资。

但是不懂地球语言是他当前最大的障碍,因为在自己的母星,人与人的沟通都是通过握住彼此的双手进行纯精神的交流,也不存在撒谎的情况。所以来到印度后的PK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但天无绝人之路,他因为一场车祸因祸得福结识了一位乐队领班辛格,后者是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辛格以为PK因车祸而失忆,他向神发誓治不好PK的失忆就永远将其奉为座上宾。

PK心里知道自己唯有与一个地球人双手紧握,才能够学习语言,但这怪异性行为却又让他身边人无法接受。辛格以为PK是少男思春,便带他来到了烟花柳巷释放自我。PK借此机会把一个妓女的手握了一夜,最终学会了印度语。

在向辛格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后,他只身一人来到首都德里寻找飞船遥控。在拥有二百万人口的德里,要找一个小小的遥控器谈何容易?于是,PK便采用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找人打听。

但是,他得到的回答永远是“我怎么知道,只有神能够帮你。”PK不知道,人类语言中并非所有词汇都有一件事物与其一一对应,他以为既然有“神”这个词,也就一定存在一个无所不能的真神可以帮助自己。

寻神之旅

接下来,PK开始了自己最漫长也最艰辛的追寻——寻神之旅。但是在印度这个多宗教信仰的国家,他发现这里不只有一个神,而是有着万佛万神。基督教的上帝,伊斯兰教的真主,佛教的佛陀,印度教的梵天、毗湿奴和湿婆,耆那教的筏驮摩那,种类繁多、不可胜数。

PK一开始以为神只是收钱办事的大能者,于是便到教堂寺庙中乖乖地奉上香火钱,却根本没有等到任何结果,反而还因弄混了不同宗教团体之间的教规、仪式而屡遭驱逐。

PK并未因此沦为一个无神论者,将所有的宗教视为供奉泥塑偶像的迷信,而是依然十分真诚地相信神是存在的,在这万佛万神之中一定会有一个神能够帮到自己。于是PK便毅然决然地成为了所有宗教的虔诚信徒。

他在十胜节时来到沐浴恒河,在岸边倾倒牛奶 

敬拜锡克教的宗教典籍
 
在清真寺中朝拜安拉

在基督教堂中祈祷
跟着伊斯兰什叶派一起用刀鞭将自己的脊背
抽打得血肉模糊来纪念圣徒

在湿婆诞辰节满地打滚地祈福

就这样,PK从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外星人成为了这个星球上信仰宗教最多,也最虔诚的人。他头戴亮黄色的安全帽,为的是让神更容易发现他,脖子上挂满了各种宗教的标志,手中拿着印满了神祇形象的“寻神启事”满街分发。

在历经千辛万苦的寻神之旅后,PK来到了一间堆满了神祇塑像的小房间里,周围放满了各式各样还未上色的神祇偶像,PK对它们既熟悉又陌生。

他能叫出其中每一个神的名字,却又从未见过一尊神的真神。这一镜头恰好隐喻着,PK 的这场轰轰烈烈却终究无果的寻神之旅。肉体和精神都极度疲惫的他陷入了无尽的彷徨、无奈和痛苦之中。

求爱之旅

正当在PK 沉浸在自己的寻神之旅中时,他的种种怪异举止吸引了德里电视台主持人嘉谷的注意。她认为报道这样一个“怪人”的故事肯定要比追踪“患有抑郁症的狗跳楼自杀”的新闻有意义多了。于是,嘉谷便开始有意接近PK。

一次PK从寺庙的供奉箱里偷钱时被当场抓住,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嘉谷上前及时帮他解围。两人就此结识,PK也是在德里漂泊许久以来第一次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人,于是就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找寻遥控器和寻神的经历都向嘉谷和盘托出。

嘉谷本以为PK会是一个好的新闻素材,但一听说对方竟然编造出自己是“外星人”的荒诞谎言来搪塞自己,顿时就没了兴趣。但PK很快便用自己“握手识人心”的超能力,向嘉谷证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嘉谷喜出望外,便把PK带回家中和他越聊越多,觉得他的许多观点都十分有兴趣。

在嘉谷接了一个拨错号码的电话后,PK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世界上的人与神之间的通讯系统出了故障,所以每个人从神那里求得的旨意都是有误的,类似于接到拨错的电话后开的一个玩笑。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信徒照着“神”的话荒唐行事,例如德里明明有那么多饥饿的孩童露宿街头但印度教徒们却仍旧在十胜节时把牛奶倒入恒河。

在这里,PK并未否定神的存在和公义,他只是把错误归咎给了从神那里获取“信息”的神父和祭司们。嘉谷心里明白PK的想法实际上是错误的。

但是倘若公开宣称那些神在人间的代表是骗子,不但会陷入无神论的陈词滥调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PK“错误号码”的理论恰好能够迎合人们信神的渴望,又同时能够指出现存宗教中迷信的成分。

于是,PK的寻神之旅上又多了一个同伴嘉谷,她的美丽、聪明、机智、勇敢渐渐让PK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外星人动了“情爱之心”。似乎找不找得到神也没那么重要了,只要能够时刻陪伴在嘉谷身边,看着她美丽的面庞,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嘉谷节目的大力宣传下,PK的想法在印度全国上下获得了广泛的响应,不少信徒都能够凭借自己的理智发现宗教中的“错误号码”。但这也引得不少“吃教”人士的不满,印度教祭司塔帕兹就是其中名望最大的一个。

他在印度有上百万的信徒,随便一个布道集会就有数千人,就连嘉谷一家人也是他的忠实信徒。塔帕兹向PK发出了挑战,要与他通过电视辩论一决高低。

在辩论的前一晚,PK再也难以压抑心中的情愫,准备向嘉谷表明心意,为了爱情甚至可以不回母星。但他的表白却因嘉谷在比利时的一段旧情而流产。

在电视辩论上,为了证明塔帕兹是一个骗人的“神棍”,PK帮助嘉谷化解了她与前任的隔阂和误会,让这对因为巧合错过彼此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获得辩论胜利的PK也成功地从塔帕兹那里拿到了他回家的钥匙——飞船遥控器(原来当年的小偷将其直接卖给了塔帕兹,后者谎称其为湿婆的碎片,到处骗捐)。

最终,PK即将踏上回家的飞船,嘉谷来送他。

PK撒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谎,说自己的两个行李箱里的磁带录的都是地球上各种各样的声音,但实际上所有磁带里的所有声音都属于一个人,那人就是嘉谷。PK最终用这种方式完成了自己的告白。

真正的爱,不是占有对方,而是敢于牺牲自我而让对方更加幸福。PK的地球之旅,没有让他找到真神,但却让他找到了比神更加珍贵的东西——真爱。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